>

单雄威的作品初始并不被美国摄影界所接受,我做集锦照片

- 编辑:优德88官方中文版 -

单雄威的作品初始并不被美国摄影界所接受,我做集锦照片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单雄威,1929年生于中国广东省增城,而一生中大半时间都生活在越南。少年时的单雄威曾在照相馆里做学徒,之后成为一名自由风光摄影师,行摄于各地。1979年,年届50的单雄威乘船到达加利福尼亚,在旧金山唐人街一间小小的暗房中进行创作。定居美国的他,仍然坚持每隔几年就回到中国拍摄。单雄威的作品初始并不被美国摄影界所接受,直到在国际上斩获多项大奖之后,才重新受到重视。此后前来求访作品的人络绎不绝,他一直忙于为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制作照片。2004年,单雄威因心脏病发作去世。

孤亭绝嶂 1962年 郎静山

展览开幕式6月21日下午,艺术家卢彦鹏个展诗的显影在艺术8空间开幕,此次展览共展出了卢彦鹏2001年来创作的摄影作品十数幅,清晰呈现了艺术家这一个阶段的创作面貌与特质。大概从2010年起,卢彦鹏在创作中找到了新的创作方法,他将拍摄的胶片带回到暗房进行后期显影处理,使得图像呈现为一种模糊层叠的视觉效果,卢彦鹏说:对我来说,拍摄的照片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经过后期显影后出现的图像。我并不希望我的作品看起来跟照片有多少关系,很多时候,拍照只是我的一个取材过程,放在最终的图像结构中,它只是个构图的步骤。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卢彦鹏作品中的拍摄对象大多以深山古树幽寺佛塔为主。正如王琦的评论所言:他的镜头像继承了古典中国的文人之眼,山在其中是更迭的现实世界的存在,更是精神空间的物象。作为现实对立面的山为他提供了一个行之有效的场域。他可以像动物一样潜入山的内部,也可以抛开所有局部视角,去获得一座山的整体所舒展开的自然图景和宇宙观。从秉性上看,卢彦鹏是个内省的、直觉的艺术家。具体的图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图像的幽暗显影中,抓取到的生命经验痕迹,而这些痕迹以一种幽暗的图像重新返照着他的内心。正如王琦的评论所说:在这种游荡式的、依赖直觉的观看里,摄影是他与自己对话的语言。那些运动的世界事物被他用照相机捕捉,成为一个一个静止的词飞起的鸟、关于塔、三只羊、枯枝它们在暗房中重新显影,串联成他的生命痕迹。词与词之间,像记忆与记忆之间的豁口。如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说的:精神上的连贯让位给了诗的核心情绪性的统摄和跳跃。它们是莽撞、粗俗、刺激的卢彦鹏和羞涩、天真的他之间的对话,是一个活在当下和未来的卢彦鹏与过去的他之间的秘密对话。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7月12日。

单雄威拥有自己一套独特的创作方法。他以自己精湛的暗房技术创作出一幅幅如中国传统山水画般的摄影作品。这种将东西方艺术相结合的方法可能源出于上世界40年代的香港。其最著名的开创人之一就是摄影大师郎静山——单雄威曾拜郎静山为师。这种创作方法需要将多张底片合成。其创作目的并不追求场景的真实性,而更讲究意境与美感。据说单雄威曾当着亚当斯的面,花2小时时间创作出一幅“月亮”照片,令后者佩服不已。

拿照相机就是我的生活。

编辑:赵成帅

单雄威是最后一代继承这种创作方式的摄影师之一,也是最杰出的一位。

相机比太太还重要。

单雄威摄影作品欣赏

我做集锦照片,是希望以最写实、最传真的摄影工具,融合我国固有画理,以一种‘善’意的理念、实用的价值,创造出“美的作品”。

一百七十多年前,法国海关总检察官于勒·埃及尔(Jules Itier)第一次提着笨重的暗箱来到中国,拍摄下了第一张中国人和中国建筑的照片。

他是第一个拍摄中国的外国人,他的视角,放在了一群和他长相迥异的黄皮黑发的人,和他们鳞次栉比,充满异国风情的建筑上。

图片 4

图片 5

于勒·埃及尔的银版照片

十九世纪初,古老的王朝悄然倒塌,一个年轻人双手抱着沉重的相机,开始了他的摄影记者生涯。

他就是中国第一位摄影师:郎静山。从一生拿起相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放下过。他是西方所熟知的第一位来自东方的摄影大师,在那个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群星闪耀的年代,他用相机——这一不折不扣的舶来品,诠释、创作着自己的与他们一般无二的艺术追求。

图片 6

仙山楼阁 1930年代 郎静山

看郎静山的履历,会发现其中有许多的“第一位”。他是中国最早的摄影记者,创建了中国第一个摄影协会,开设中国第一堂摄影课,第一个在国外开摄影展的人,他是将中国绘画原理应用到摄影的“仿画摄影”第一人,为了在小小的相幅中容纳更广阔的空间和更丰富的内容,他发明了“集锦摄影”。他是当之无愧的摄影第一人。

图片 7

郎静山

本文由w88官方网站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单雄威的作品初始并不被美国摄影界所接受,我做集锦照片